beenoera

科幻

说说最近看的一些科幻小说


遥远地球之歌、最后一个地球人、死者代言人

前两本是阿瑟克拉克的作品,老品牌,值得信赖,感觉更像是,写了一个纲要,一个剧本的梗概,在小说的吸引程度上,他的逻辑、剧情翻转是够的,比夏洛克能有那么几分相似,烧点点脑,有点三体的感觉。

聪明人看了,思维刚好在这个速度上,不会想跳读,也不会读不懂。

但是作为小说的话,文戏可能还不够饱满,还不够深入挖掘。

一如三体那种剧情驱动式角色的感觉。就是某些角色的出现,明显是作者用来推动剧情而塑造的,而且塑造的很随便,用完就弃,完全不是像什么西部世界那样,每个人都精心塑造,所有人之间又直接、间接地联系在一起,互相推动,互相促进,环环相扣的感觉。

死者代言人,我是服的,不愧为大师啊,不愧是写了7本还是9本同一系列仍然不停拿奖的作品。第一部就是安德的游戏,死者代言人是第二部续集,在安德的影子后面,但是很好看。

死者代言人的职责就是了解死者生前的一切,并为其发声,告诉世人他的真相,客观地评判他、他和别人的关系。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怎样对待别人,别人怎样对待他,他身上又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为什么死,所有关于他的真相,就是死者代言人必须要去了解的事情。

就像自传写手,但是,没有态度,只有真实。

而整本书的立意,就在于,借死者代言人,去理解 人之间的互相理解 的重要性。而这种重要性,是通过不同人种之间的互相理解去体现的:人和猪仔、人和虫族,如何让人克服恐惧,交出信任,互相理解,最重要的是,互相谅解,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这一刻我们达成了一种协议,公平地对待彼此。

将这样的立意给表达出来,是不是比科幻外衣下的某动作片、某家庭伦理片更有深度呢。


同样也很期待接下来准备看的一本新书,改编的电影叫《降临》,讲述12艘外星飞船降临地表,人类的语言学家试图去理解他们的语言并且建立联系,其中必然有很多的误会。

用这样的例子说明一下吧,说明一下死者代言人和降临里面的这种互相理解是什么意思。

一个小屁孩和另一个小屁孩之间,经常会用拍拍脸的方式表达一种亲近感和爱意,不会很用力,但是这种行为对于成年人来说可能是一种冒犯,(我见过不少不允许别人碰他一碰他就会莫名发怒的成年人),为什么成年人被拍脸以后会觉得自己被攻击了,会生气,而不是第一反应地去了解小屁孩之间为什么要拍脸?


据此,上升一下前段时间的一个思考结论的高度。

不想去了解、传播那些明显需要辩证看待的一些时事热点,比如什么公车上骂人什么的这种事。原因是,任何一方都无法看清楚真相,而一件事情对于不同人来说,据其自身经历有不同的意义,其意见表达和立场只是一种自身存在的呼应。即他们的立场由其经历决定,而其立场也反映了其经历。

不发表意见,不和他人动怒的原因则是,在表达的过程中,人之间会有误解,很多人并不能把别人的行为用别人的思维模式进行分析,实际上就是一种傲慢。因此必须在自己生气或者别人动怒的时候,试着用批判思维去思考,比如别人骂你的时候,可能是他不理解你的动机,那么不知者无罪,我们也试着理解他人的一种局限性。再比如为什么室友他是这种人,那么试着理解他的经历,试着去了解他为什么这样,然后,然后其实就能看开点了。

就像是从天上俯瞰着别人,或者自己,试着客观地、真实地去了解和理解所有的行为、立场、情绪。好像就能活的更顺心一点,更阔达一点,更乐观一点。然后想起我们还有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去做,不能分散精力再去纠结这些小事。热爱总是能盖过其他的负面情绪。

评论

© beeno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