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noera

你不觉得现在全世界都是一副我就不说,就悠悠的记恨着你,有一天爆发就把你灭了的感觉???当面说清楚了不好?有多认为自己对于世界的感知是正确的?有没有想过自己对于关系的感知对于情感的感知都是错误的?一次别人报复我,我就说清楚之前自己是无意中侵犯,别人也接受了,并且对我表示抱歉。

当然如果是非常让人讨厌的人,不管你怎么说他都还是做相同的事骚扰你侵犯你,我觉得没必要因此把自己的三观塑造的如此扭曲,在大流中保持自己的观念和判断,至于有人朝你扔番茄,接过来吃了或者擦擦脸就好了。因为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人,我吃了两年半的二手烟,我觉得我不会变成无法沟流的死水

评论(1)

© beeno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