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noera

part +

放走这样的人,真的可以吗?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反正到最后他被赶出了警局。不过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了,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觉得这种人不多见,就像是福尔摩斯一样。

没你想得这么神奇,这种事情起最大作用的是运算时间,他只不过对于人的心理捉摸的比我们更透而已。再说了,懂心理学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老是要像电视剧里面一样求助于罪犯。

欸,说的好像你很懂似的。

我本来就......我不懂又怎么样,反正他们就放走他了,放了就说明他其实没什么了不起不是吗?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告诉你。这种人就应该这样处置。

 

偶尔听听一个警察朋友说些离奇的案件,也是很有趣的事情,而Elsa对这些事尤其着迷,在大学时候,他就开始交各种各样的朋友,并且每次这些朋友都来自于不同的领域,Elsa逐渐迷恋上不同的人身边发生的不同的故事。

而这些故事让Elsa感兴趣的地方不仅仅是事情的经过,Elsa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偶尔写一些杂文、故事,在某本杂志上有一个专栏,各种怪事被她消化吸收以后,稍加改编,就成了有趣的小剧场短片,赢得了很多读者的喜爱。

有时候她也会随心所欲的把故事改编得天马行空,给一些故事编一个结局,但是效果往往不理想,Elsa觉得自己的创作水平似乎比自己的转述水平低太多,她可以发现故事的闪光点,有极灵敏的嗅觉,但是自己写不好。

所以她有时候也会像侦探一样,去寻找朋友故事里的主人翁,偷偷的去了解故事的后续发展。

 

Marcek告别Elsa以后就到附近一间清酒吧泡去了。

他坐下点开网页,手中的遥控按钮转了几圈,又轻轻的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不规律的运动很快结束,他的拇指停了下来。

文章看到一半的时候,他摇了摇头,然后把内容发送到咖啡厅桌上的透明玻璃屏幕上,手指悬浮在屏幕上方,然后轻轻拉动页面。

Marcek经常逛这个叫Knews的网站,他是网站里面社会新闻和警讯模块的随机审稿人,因此Marcek经常要在网站上看大量的稿件,每天下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网站上泡着,等着自己的dutycall,如果8-10点这期间没有需要审核的任务,它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是这段时间他必须在线,不,在这个无时无刻不在线的时代里的话来讲,他必须能够随时响应并且不受打扰的完成他的工作。

今天似乎没有什么事情,直到9:48分的时候,一个弹窗从消息栏跳了出来:您关注的栏目“赛博克隆人是否符合伦理”有了新的消息进展。

这是Marcek从很久以前就关注的话题,话题下总是有很多子新闻,不过都是小打小闹,偶尔会有大点的新闻比如cyberclone用家里的家居用品设计了一次谋杀被警方侦破,或者某个傲娇的人的cyberclone体自杀了。Marcek总是取笑说cyberclone没有实体怎么自杀,但是某些人的cyberclone在经过长时间的运算以后就莫名其妙的失灵了,对于任何输入都无响应,有些人甚至根据cyberclone的失效时间信誓旦旦的说人类如果有一天全部脱离实体生存,其灵魂寿命是300年-350年左右。

marcek觉得这种事简直是笑话,因此他也经常抱着看笑话的心态达到这个栏目里寻开心,看大家如何脑洞打开。

直到今天,Marcek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他看到这个栏目下今天更新的一条子新闻的标题:“cyberlife公司正式推出“完美仆人”,从今以后你的贴心管家将是国民偶像!”Marcek赶紧点开,一目三行的快速跳读:

......cyberlife公司对于社会上热传的观点发表正式回应......部分人的clone体在使用过程中确实在安全性方面有重大隐患,公司正在研究沙盒测试的方法来验证安全性.......另外,公司在在线发布会上正式推出新的cyberclone体,称已实现记忆和性格操控,将平常人的过往记忆整合到国民偶像的cyberclone体中去,而保留偶像的迷人声线、可爱的语气......你也可以选用经历30万次沙盒测试精心调制的安全管家,绝对零风险的智能仆人,服役时间可以长达1000年,只要将喜好和习惯的记忆输入就能获得最贴心的最安全的cyberclone家庭管家。

Marcek看着夸张的文字一直往下延伸到页面底部,一个小的按钮提示他可以随时观看新产品的沉浸式演示视频。

但是marcek跳过了那个按钮,直接关上了页面。

评论

© beeno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