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noera

一月和二月,最喜欢1、3乐章混听

3月的时候,第三乐章在几名大师之间反复轮转

似乎有什么气,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倾泻尽

但是每每听完,即便在车厢里也是会盈眶的


4月底的日子里,重病了一场

咳嗽像是对长气的我及时的提醒一样

在咽炎反复的日子里

只要说话多于3句就让我喘个不停

无论如何也拿不出力气来发泄


看完了《杀死骑士团长》

完全没有搞懂隐喻和双重隐喻

连同未被隐喻的东西

像一口吃掉了鸡蛋一样

吞吐两难

只记得在门外那既是免色又不是免色的危险的人


我想过一件事情,长大了以后,第一件事情是想知道自己能干什么。然而第一件搞懂的事情,却是自己能伤害什么。善用其中什么不分善恶的能量,朝着好的方向去宣泄才是好事。

但是意识到自己能作什么恶,和停止作恶,和意识到自己哪些是在作恶,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我很认同这是战争,无限的战争,旷日持久的,时时刻刻会扼住你的喉咙让你透不过气,稍一缓劲却又不那么致命的事情。打从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练就了,反反复复地挑战自己,反反复复地不认输,反反复复地尝试的好精神。我没有持之以恒的能力,但是我不认输,以及我这口气,在我死之前是不会松的。我是有这样的觉悟,而且我也有我会需要更高觉悟的准备,到那时候,该斩断什么,该放弃什么,该坚持什么,我都将信赖放在未来的自己身上。


因为病的原因所以又柔弱了很多

很多事情并没有从前那么绝对、死咬

在真性情和老好人的做法之间,有很大一片的空间可以自由发挥


第二乐章反而越听越有味道

“深渊之间的一朵小花”,在极度沉重和义愤填膺之间,存在一片,温馨动人的小空间。但是又隐约有不和谐之处,慢慢地在浮现出来。像是回过头来,想起很多很美好的片段,但是又无法不意识到,某些东西是作为伏笔而存在的。


“Those who do not regret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Union have no heart, and those that do regret it have no brain. ”



评论

© beeno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