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noera

生于忧患,
天天担忧得半夜惊醒和焦虑,
但也因此,
也越来越淡定。
打仗是要的,
一个人也要打。

关于另一件事,似乎理解得更深了
嘴上说着的,一时的感觉
自我感动的或者是自我拉扯的
无论好坏,
在见面一刻都见分晓。
所以如果可以,如果愿意
都不用太绝情,太伤人地说话
如果信命就任其发展,如果信自己就勇敢争取
何时花谢,何时月缺
谁又会知晓

如果我天真可以被认同,
那这份天真我会愿意一直继续直至成真
我也醒觉有许多事在其中阻隔
但无信念的人又怎可能胜出

一年预期的战争慢慢地拖延
变成了两年,
三年,
五年。
踌躇满志,
变成了失望,怨恨
变成不死心
变成似乎随时都能拾起,
随时都会决堤的情感

似乎看不到干涸见底的迹象
或者不会吧
或者会吧
真是一件很难的事

或者好在已经知道怎么安然处之。
既然任何计划都不忍心打乱现状
就见步行步吧

评论

© beenoera | Powered by LOFTER